《还愿》中国投资者的反应,反映游戏产业西进的短视近利

真的是非常感慨,刚了解一下唯晶科技的背景,原来前身就是20年前的风雷工作室。

我国中的时候,还买过他们的《守护者之剑》。虽然主线故事有点短(当时的作品游戏时间都是40-60小时,这款大概20小时就可以全破了。)但整体均衡度很高,是离经典一步之遥的潜力之作。

20年过去,风雷到了中国,变成中资唯晶,做的游戏没一个能打进国际市场。现在浮上版面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基于《还愿》投资者/发行商的身份,要为一张不起眼的小熊维尼符咒,对赤烛游戏提告。

事件爆发前,赤烛上一部《返校》跟这次的《还愿》,都获得Steam玩家压倒性好评,这意思是有将近99%的玩家给予正面评价。(现在持续被中国网友灌负评中)。

《还愿》在主流电玩网站IGN的日本分站获得9.8分(满分10分),以独立游戏的标準来看,几乎就是全世界年度Top 5的水平。是真正的「打入国际」。

20多年前,台湾游戏业的製作能力,亚洲第二,仅次于日本。在政府与社会文化欠缺支持、中国梦的集体诱惑下,台湾厂商一个个西进中国,有些倒了,有些还在。有些赚到了钱,却没一个做得出steam压倒性好评、IGN9.8分的游戏。

真的很感伤,一个曾经试着认真做游戏的风雷工作室,在我长大之后,变成一家只会告人的代理商。如果不是这20年的西进幻梦,如果不是政商人士的短视近利,如果不是游戏产业的代理风气......以90年代台湾的游戏製作水準来看,今日哪会只有一个赤烛?

波兰人做得出世界一流的《The Witcher》系列,台湾人做不出来?台湾不小,台湾不差,是一直要跟中国比,把自己看小了。看到大的经济体,就急着靠近吸金,浑然忘记,先把自己身边有的会的,做到100分的水平。

靠本土的如今走上国际;靠中国的只会走上法庭。人生的转折,有时只是个选择:你要把身边的事情做好,还是相信他人编织的梦境?


看完温朗东先生这篇,真是时代的眼泪啊。当年我也有买《守护者之剑》,还记得这款游戏大致上跟神作《阿猫阿狗》是前后一两年间的作品。当时曾经一度以为,台湾游戏界从此就要一飞沖天了,没想到结局居然如此造化弄人⋯⋯

而且台湾的游戏工作室进了中国之后,如果不以捞钱,而以创作力来看,好像真的没有什幺好下场。像后来大宇分公司「上海软星」开发的《阿猫阿狗2》真的就是让人不忍卒睹。玩起来的感觉就像在扒《阿猫阿狗》的余烬取暖一样(以中国那边的用语叫做「贩卖情怀」)⋯⋯

看到风雷工作室转变成唯晶科技的过程,也让我想到另一件让人感慨的故事。话说我国中的时候在某本游戏杂誌(久到我忘记是哪一本,可能是《软体世界》但不确定),看到一篇专访。

那篇专访访问的是游戏公司「富峰群」的创办人。内容大致上是说他为了开发游戏《日蚀》卖房贷款也要坚持创作出最有游戏性的系统(这是我的印象,不过按照他日后接受《天下杂誌》专访的内容,确切应该是《日蚀》的后一款游戏),谁知道开发出来后市场叫好不叫座。这位创办人感叹虽然面临人生的惨重挫折,还是希望能创作出好游戏云云。

其实专访的具体的内容我已经记不清楚了。但记得的是国中的我被那位创办人对游戏创作的坚持和热情给打动;还有他在专访中的照片,印象中那张照片眼神里的坚毅真的有让我感动。半夜躺在床上读到眼匡泛泪,心里想着希望未来能看到他成功的那一天。

结果到了大学,有天真的又看到那位创办人的访谈,而且这次是在社会主流的杂誌《天下杂誌》上。这时他的公司已经改名字了,不叫「富峰群」,而是改叫「游戏橘子」⋯⋯而且他公司的主力也不是自己创作游戏,而是代理外国游戏《天堂》。

这篇专访的内容,则是同一位创办人大谈怎幺用精準眼光代理游戏进来,再透过成功的市场调查,让游戏打破既有的客群,卖给更多人云云。专访中他虽然也强调「研发」跟「自製游戏」的重要性(而且看他后来的受访,直到2011年他都说要将自製游戏的比重拉到公司一半以上)。

不过在1999年发行《便利商店》以后,他与他的公司就再也没开发出足以在玩家间留名的作品了。

虽然他一如我国中希望的成功了,只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⋯⋯

其实我不觉得那位创办人不对,毕竟他有老婆、小孩跟员工要养,不能为了游戏创作的理想让大家陪着他喝西北风。而且以另外一个角度,他也确实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。

只是这个事件,至今还是让我感受「社会现实改变人」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故事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